快捷搜索:  

歪门一晚上挣5万-长征万里险 最忆夹金山

歪门一晚上挣5万,长征万里险 最忆夹金山。

一头头黑色牦牛,点缀在绿毯一般的山坡草甸上。随着之字形山路盘旋,眼前的美景很快被高海拔地带的寒冷缺氧、雨雾突袭取代。

夹金山是中央红军长征中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藏语意为又高又陡的山。它位于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西北,主峰海拔4000多米,终年积雪,空气稀薄,天气变化无常。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之后,1935年6月挺进宝兴,计划翻越夹金山,需要熟悉雪山的向导。

70岁的马文礼站在硗碛乡毛泽东、朱德旧居前,讲起了父亲马登洪当年给中央红军当向导的故事。那时马登洪19岁,藏族名字叫莫日坚,住在夹金山脚下,是个熟悉山路的猎人。因提了一盏马灯给红军带路,红军送给他一个新名字——“马灯红”(马登洪)。

马登洪看到,“有些红军光着脚板,衣服都烂了,吃不饱穿不暖。”尽管如此,战士们仍然积极乐观。他和一个名叫杨茂才的汉人向导一起,送红一方面军先遣部队上山。6月12日,红军战士沿着崎岖狭窄泥路,向着山顶爬去,是日下午,王开湘、杨成武率领的先遣队翻过夹金山,与红四方面军第七十四团在懋功县达维(今小金县达维镇)意外相遇,相遇的桥被称为“会师桥”。几天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也翻越夹金山,进抵达维。在达维喇嘛寺前,红一、红四方面军举行了会师联欢会。

翻越夹金山后,红军还翻越了梦笔山、长板山、仓德山、打古山等多座大雪山。“长征万里险,最忆夹金山”。很多老一辈革命家亲身经历过翻越夹金山。宝兴县沿江路324号,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里,收藏了他们的记忆——

邓颖超在回忆录中写道:“夹金山上终年积雪,山顶空气稀薄。必须在每天下午4时前走过,上下30公里中途不能停留,否则,大风雪来了就会冻死在山上。”

伍修权曾写道:“我曾亲眼看见有的同志太累了,坐下去想休息一会儿,可是一坐下就再也起不来了。他们为革命战斗到自己的最后一口气。”

杨成武回忆道:“将到山顶,突然下起一阵冰雹,核桃大的雹子劈头盖脑地打来,打得满脸肿痛,我们只好用手捂着脑袋向前走”……

“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凡人不可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在夹金山垭口刻有“海拔4114米”的石碑旁,记者看到阿坝州小金县达维红军小学学生正在举行夏令营活动,唱着当地流传的歌谣。

“当年红军翻越雪山,恶劣的环境带来很多困难,今天我也感受到了。”六年级男孩文膑仕说,“我会传承红军精神,好好学习,长大后报效祖国。”

卫 庶 陈振凯摄影报道

 

本文来自小象坊新闻,由【见习投稿人:何雅】原创,欢迎观赏。

夹金山,王开湘,奋斗,朱德旧居,山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澳門百家樂AG澳門百家樂澳門百家樂AG百家樂赌博游戏澳門百家樂赌博游戏AG百家樂官方網站AGAG亚游集团AG亞遊集團澳門百家樂網址AG亞遊官網AG官方網站網上百家樂AG博彩娛樂AG亞遊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