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鸟酱kotori更新-毕业率87%,这所深圳高职对“混学者”坚决说“不”

小鸟酱kotori更新,毕业率87%,这所深圳高职对“混学者”坚决说“不”。

近日,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深职院)在毕业季对外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 2019届7364名专科毕业生的毕业率为87%,957名同学只拿到了结业证;此外,2018学年,该校处理学业未达标学生共158人,其中退学25人,留级133人。

深职院严把毕业出口关,对未能达到毕业资格的同学坚决说“不”。这让不少人惊呼:“混学者”无藏身之地,想要轻轻松松就拿到高职院校的毕业证可非易事。

“这些学生大都表示,不理解、不接受、不甘心。”深职院教务处副处长卿中全说,当学校按规定程序发出《学业不达标告知书》后,25名被退学的学生中就有19名同学以身体、家庭等各种理由提出申辩。同学们痛哭流涕地表示要痛改前非,家长们痛心疾首地希望学校网开一面,“这让我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学生们十年寒窗苦读进入大学非常不易,最后没能坚持下来,学校非常痛心,但依然要表达决心。”深职院院长杨欣斌说。

最后,学校申诉委员会认为,所有的申辩理由均不成立。就这样,学校一边做好对同学和家长的耐心解释和疏导工作,一边坚决顶住压力,严格执行学籍管理规定,对应予以退学的学生发出了《退学处理决定书》。

高职院校“严出”是否确有必要?

“我关注到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表明,我国职业教育已严重制约了中国全球竞争力提升的速度,成为各项支柱中的短板。”深职院党委书记陈秋明说,职业教育与我国教育竞争力、国家竞争力密切相关。提高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是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推动职业教育由中国全球竞争力提升的制约因素转变为驱动因素的关键。因此高职院校“严出”是必要之举。

“而从学校创建‘世界一流高职’目标来看,绝不是靠敲锣打鼓和喊喊口号就能实现的。” 陈秋明介绍说,2018年,《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中国特色世界一流职业院校建设方案》获深圳市委市政府审批通过,正式实施以“培养一流的技术技能人才”为龙头的九大一流行动计划。

“其中就要求我们,扎扎实实抓好教学改革和教学质量,加大力度改变教风学风,不断提升学生的学业成就感和获得感,培养出一流的技术技能人才,这样高职院校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国家肯定、世界公认。”陈秋明说,只有实施“严出”政策,一流的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才有制度保障,高职教育人才培养的质量才能获得口碑和信赖。

同时,对大学生的“心慈手软”是一种伤害。曾几何时,“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上大学就轻松了”成为一些学生的口头禅,最后滥竽充数拿到毕业证走向社会,却最终难以胜任工作岗位也屡见不鲜。

“大学生18岁进校,这是一个人成年的起始,人一生中学习能力最强、吸收知识最快、记忆力最好的阶段,更是一个人形成人生观、完善人格的重要阶段。所以给予学生必要的督促和鞭策,让他们知道,并非进入大学就可以一劳永逸,光阴不可辜负,青春必须奋斗。”陈秋明说,高职院校的“严出”,是国家竞争力提升的需要,是世界一流高职院校建设的需要,更是培育学生成长成才的需要。

为此,深职院“严”字当头,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强化学习过程管理、严格考试管理、严把毕业出口关。例如,实施学业预警制度,坚决取消“清考”,不将毕业率作为考核二级学院的指标等等。在“严出”政策的推动下,学校的“教”与“学”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变化。

“严出”有了效果。据卿中全介绍,学校亮起“铁腕”、念起“紧箍咒”,把严格质量标准、严把毕业生出口关落实到人才培养的全过程,并用“超过10%的毕业生入职中国移动、腾讯、大疆创新等知名企业,46名同学被华为公司录用”这样一组傲人数字回答了“严出质量”的效果。

当然,87%,这一不高的毕业率也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和争议,然而更多高职教育界人士表示称道:“这是一所高校所应该坚持的定力。”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梁国胜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自小象坊新闻,由【本站投稿人:孙殿成】原创,欢迎观赏。

高职院校,高职教育,严出,同学,职业教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赌博游戏澳門百家樂AG澳門百家樂澳門百家樂赌博游戏AG澳門百家樂百家樂官方網站AG百家樂澳門百家樂亞遊集團乐高娱乐官网AG亞遊官網澳門百家樂官網AG亞遊集團